AG开户注册 > 灵异AG娱乐 > 正义迷途 > 第六十四章 逃脱

第六十四章 逃脱

  正义迷途第六十四章逃脱蝗螽跟在李翊和宋玉书身后,目瞪口呆。

  两人身板都不厚实,但是一手张开了网,顺着丛林往海岸线进发,一路上丛林边的蚺蛇纷纷退让,退让不及的,也给收在了网里,更不可思议的是,他们竟好像动弹不得。

  “雄黄。”蝗螽嗅了嗅,明白了。

  这是宋玉书从狱警警务室里带来的雄黄酒,对蛇虫一类的爬虫有奇效。他们不敢靠近便是这个原因,而以防万一,李翊还做了这张大网,双管齐下,上百条蚺蛇顿时没了阵势。

  李翊带着蝗螽一路逃出了丛林。他们翻过最后一片灌木,草地上的枝叶遮天蔽日,剩下几只顽强的巨型蚺蛇悻悻退回了森林。

  蝗螽一边咒骂着,一脚踹开一条动弹不得的小蛇。

  “妈的,差点真死在这畜生嘴里。”蝗螽这时候笑是笑不出来,但脸色却比笑还要灿烂,只不过狰狞的疤痕配上筋肉堆积的脸庞,实在是诡异得很。

  李翊散步似的走出了丛林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慢慢悠悠地落在最后。

  像旅游一样。

  李翊打了个呵欠,优哉游哉地看向蝗螽,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把网里的蛇放了。

  蝗螽吓了一跳,脚边登时多了几十条大小粗细均不相当的树蚺,一溜烟的功夫从岩石上钻进了树林里,再没了声息。

  他转头看向李翊,这小子蹲着身子,望着树林的方向,嘴角勾起笑,看起来乐在其中。。

  “你居然会放了这些畜生。”蝗螽在另一块岩石上歇脚,看戏似的瞥向李翊。“看不出来,李翊,你倒适合做慈善。”

  李翊没有回答。

  至此,他们总算从险境逃脱。蝗螽长出一口气,李翊当然还是面无表情,宋玉书就出了洋相了。他双腿松软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像是失了禁。

  三人稍作整顿,沿着岩石滩搜寻了一会,不久便证实,整个海岛的西岸上没有停泊港,更没有船只。其实这并不意外,环绕着那样的森林,这里要是还有人烟港口,反倒显得诡异。

  宋玉书登上一处浅滩高大的岩石,从这里看去,蓝的有些透绿的海面上望去,折叠着熹微阳光看过去,几乎没有任何阻隔。也没有任何营救的船只,从这里茫茫地往外跑去,根本不知道从哪里着陆上岸,也不知道该怎么逃生。

  “这是第三步,蝗螽设法联络组织内部,前来营救。”李翊已经反复强调,宋玉书亲眼得见也才死心。

  “但这摆明了不靠谱。”说话的是宋玉书,随着时间流逝,他越发不相信,营救会来这个梦话。

  “没想到最后会是饿死在这。”他知道自己没资格抱怨,但是忍不住讥讽。只不过听起来,这讥讽也许会变为现实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对这件事,蝗螽却一直不发一言。既没有像往常一样暴怒,也没有多做解释,只是像头狮子一样,懒洋洋地在岩石边晒太阳。

  他们在岸边从清晨等到中午,连续两天惴惴不安的逃生,早已经筋疲力尽,就连蝗螽也没什么气力了。

  “至少说一下怎么联系组织的?”宋玉书最担心的莫

  过于这一点。

  对李翊,宋玉书当然是放了一百个心。可是一打听到最后一步是靠蝗螽,而到了节骨眼儿上,这大块头居然还莫名沉默,这就让宋玉书沉不住气了。

  “你说一点,我们帮你一起分析,说不定能找到毛病,联系到那什么什么组织,不就能获救了么。”宋玉书围在蝗螽身边打着转,一边给他出谋划策,一边来回观察蝗螽,企图找到些顺利逃脱的法子。

  “不如造个筏子吧!”宋玉书想起里的情节,猛地冒出这么个想法来。但他这句话也不知道是问给谁听的,蝗螽不搭理,李翊也只是微笑。

  “这里的确是在岛链中央,离最近的公港不会太远,木筏的确是能到。”过了半晌,李翊才安慰上了宋玉书。

  “那不就成了!”宋玉书两眼放光,开始寻找材料。

  “那是在顺风顺水的情况下。”然而李翊却摇了摇头。“我们在岛西,这里的洋流和大陆流都是东南方向的,顺着洋流滑行,运气好的话原路返回,运气不好的话,就漂流到了岛东的港口上。”

  “到时候。”李翊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里仍旧带着笑。

  “说不定和搜查我们的狱警撞个正着。玉书,你说到时候你怎么跟他们解释呢?放假探险吗?”

  说到这里,宋玉书吓得不轻。虽说饿死在岸边挺蠢的,但好歹还有一线生机,但要是回到牢笼里面,宋玉书连想都不敢想。

  他又想起那个莫名失去踪影的轻刑犯来。

  这样等了又一个小半天,像是睡了一觉的蝗螽突然出了声音,听起来有些懒洋洋的。

  “李翊,你说当时让这小子知道是迟早的事,对吧。”蝗螽的声音传过来,给人一种午后晒太阳的稳重感。但宋玉书敏锐地感觉到,这不正常。

 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,蝗螽还是面临生死抉择的,要说不慌,宋玉书是死也不信的。但是现在,就好像大局已定一样,全不把宋玉书放在眼里。

  “我说过。”李翊回答。

  同样感觉到情况有变的,不只有宋玉书。李翊也察觉到蝗螽的变化,他伸着脖子往远处看了看,嗅到空气里有些不同的味道。

  “老子想来想去,还是觉得不对劲。”蝗螽嘴角叼起一支芦苇,咬在嘴里看起来很自在。

  “你那时候,怎么说来着,这小子有用,所以放了他一马。”蝗螽的视线瞥向宋玉书,另一只手开始掏耳朵。“很有意思,但是李翊,你当时也没想到偷听的混蛋就是这蛆虫,对吧。”

  蝗螽想起来了。

  那时候跟他一样采取行动的李翊,第一反应是保护。这很不寻常,很显然,他和自己一样都不知道躲在草丛里的人是谁,但李翊的直觉却不是处理。

  “有时候老子在想,你算是个好人吧。”蝗螽眯着眼,冷冷的视线扫过李翊,吹走了手里的耳屎,百无聊赖地翻个身,面向潮水涌上来的大海。

  李翊沉默了,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  宋玉书只觉得气氛变得很怪异,他知道蝗螽说的那件事,就是在矿山上,保护了自己的李翊和想要

  灭口的蝗螽,此时仿佛又回到了那时候。

  这种怪异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,蝗螽似乎不耐烦了,他立刻揭晓了谜底。

  很自信的,蝗螽从裤兜里掏出一片铁片,摸得发亮,透出银光,看上去有些锋利。他嘟囔着,手指在铁片的锋刃处拨动,挑起眉毛,看着李翊。

  噔的一声,铁片斜插在李翊面前。

  “把这条虫弄死。”蝗螽语气非常沉着,就好像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,既没有情绪起伏,也不是请求或者询问,而是命令。

  李翊没有动作,只是盯着这片铁块发怔。

  一旁的宋玉书好像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不可置信地看向蝗螽,四肢被抽干了力气,动也动弹不得。

  “你想进组织,对吧。”蝗螽斜着眼看向李翊。“投名状明白吧,差不多就是这一类的东西,总之把他杀了,也不影响什么了。应该可以吧。”

  李翊捡起铁片,看了宋玉书一眼。

  宋玉书噫地一声从嗓子眼里挤了出来,像一只老鼠被凶猛的蚺蛇瞪住,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,身体也动弹不得。

  他挪动脖颈,转动脑袋,机械式地看向蝗螽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就掌握在这个人的手上,想要求饶,却掏空了脑袋肠子,也想不出一个理由来。

  “……为什么。”过了很久,至少在宋玉书看来,是过了很久,他才从腹中掏出这么几个字,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。

  蝗螽微微翘起嘴角,露出那比哭还扭曲的笑。

  “原因很多,小子,你就怪自己运气不好吧。”他转过脑袋,正视李翊,语气恢复了整场,脸色也不再古怪。“这小子刚进丛林的时候想干什么?李翊,你再怎么掩护,老子也不瞎也不蠢,这一点不会看错。”

  被蝗螽死死盯着,李翊的视线聚焦在铁片上,手里没有动作,也不愿吭声。

  “放下一道的伙伴,自个儿想逃,老子这眼里是不会看错的。你们也可以打听打听,老子蝗螽最恨的是什么,小子,下去了你也可以查查,死的冤还是不冤。”

  蝗螽说完这番话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。

  “而且这小子,知道的未免太多了。”蝗螽斜着瞥向宋玉书。

  “我,我死也不会说出去的!”宋玉书突然匍匐在地,连嘴都啃进了一地的沙,双手紧紧攥住地面上的砂砾,捏得手里生疼。

  “李翊是老子看中的帅才,但是你算什么?”蝗螽却对宋玉书完全不屑一顾。“行了,老子不想跟你废话。”

  “李翊,老子的信任是要有代价的,你是动手,还是放弃。”蝗螽看了看李翊,不动声色地说道。

  李翊晃晃悠悠地站起身,手里紧紧握住铁片,视线犹疑地盯着蝗螽,看了小半会,朝着宋玉书的方向,一步一个摇晃,缓缓前去。

  “李哥。”宋玉书的眼里透着惊恐,透着死一样的绝望,他缩着脑袋,双手撑在地面,屁股着地,使劲的往回缩动。

  “求你了,别!”宋玉书哭着喊出了声。

  李翊咬了咬嘴唇,手里的铁片疏忽闪动。

  

_oo0oo_ // o8888888o // 88" . "88 // (| -_- |) // 0\ = /0 // ___/`---'\___ // .' \\| |// '. // / \\||| : |||// \ // / _||||| -:- |||||- \ // | | \\\ - /// | | // | \_| ''\---/'' |_/ | // \ .-\__ '-' ___/-. / // ___'. .' /--.--\ `. .'___ // ."" '< `.___\_<|>_/___.' >' "". // | | : `- \`.;`\ _ /`;.`/ - ` : | | // \ \ `_. \_ __\ /__ _/ .-` / / // =====`-.____`.___ \_____/___.-`___.-'===== // `=---=' // // //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 // // 佛祖保佑 流量领先